四川省监狱管理局主办
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正文
网探
http://www.jybj.gov.cn 2018年9月18日 11:28:20 来源:

  节日将近,最近很多罪犯家属申请网络探视,有罪犯的妻子,也有罪犯妻子带着儿子的,有罪犯年近七十的奶奶带着五岁孙儿的,还有同在女监服刑的罪犯的姐姐。网探过程中双方眼含泪水、声音微颤,言语间尽是嘘寒问暖。此刻我才明白人世间最远的距离是什么?看得见、却摸不着,知道人在何方,却每日苦苦守盼。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,但可恨之人背后还有一群可怜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母:二十载含辛茹苦,

  大半生牵肠挂肚,

  儿恨当初无知愚昧,

  母怨自己教育有疏。

  只是苦了她,

  白了头,弯了腰,脚步愈发沉重,

  依然支撑着残缺的家,守着破旧的老屋,

  她说:“有屋才有家,有你才是家,我等你回家”。

  每个傍晚,老屋屋檐下,

  两个身影,

  一双大手,一只小手

  疲惫的双眼,稚气的小眼

  一盼儿,一望父。

  妻:没有谁欠谁,两根平行线交汇的点,本该两人承担,而今,却全压在了她娇柔的肩。

  视频两边,相顾无言,一句“可安?”

  话到嘴边却化作哽咽

  没有海誓山盟,天花绚烂,

  尽是鸡毛蒜皮,柴米油盐。

  到临了,她说:“我想你,也等你!”

  他讲:“我爱你,会努力!”

  眼角银光一闪,满是辛酸。

  儿:没有缘由的爱,你的面容总在脑海徘徊。

  你是谁?为何别人总说我没有爸爸,

  妈妈总说你在很远的地方,

  可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旁。

  你可知道?妈妈总在忙,家长会总是外公,昨天我被同学嘲笑!

  我要爸爸,我和妈妈都再等你。

  妈妈说:等到奖状贴满了墙,

  等到我能摸到篮框。

  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。

  视频这边,他挺直腰杆,说:爸爸会努力,你也要加油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姐:两张笑脸,

  嘘寒问暖。

  她说你胖了,

  他说你白了。

  问改造劳动,

  谈过往将来。

  姐说你好我就好,

  弟道你好我才好。

网探
2018-9-18 11:28 来源:

  节日将近,最近很多罪犯家属申请网络探视,有罪犯的妻子,也有罪犯妻子带着儿子的,有罪犯年近七十的奶奶带着五岁孙儿的,还有同在女监服刑的罪犯的姐姐。网探过程中双方眼含泪水、声音微颤,言语间尽是嘘寒问暖。此刻我才明白人世间最远的距离是什么?看得见、却摸不着,知道人在何方,却每日苦苦守盼。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,但可恨之人背后还有一群可怜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母:二十载含辛茹苦,

  大半生牵肠挂肚,

  儿恨当初无知愚昧,

  母怨自己教育有疏。

  只是苦了她,

  白了头,弯了腰,脚步愈发沉重,

  依然支撑着残缺的家,守着破旧的老屋,

  她说:“有屋才有家,有你才是家,我等你回家”。

  每个傍晚,老屋屋檐下,

  两个身影,

  一双大手,一只小手

  疲惫的双眼,稚气的小眼

  一盼儿,一望父。

  妻:没有谁欠谁,两根平行线交汇的点,本该两人承担,而今,却全压在了她娇柔的肩。

  视频两边,相顾无言,一句“可安?”

  话到嘴边却化作哽咽

  没有海誓山盟,天花绚烂,

  尽是鸡毛蒜皮,柴米油盐。

  到临了,她说:“我想你,也等你!”

  他讲:“我爱你,会努力!”

  眼角银光一闪,满是辛酸。

  儿:没有缘由的爱,你的面容总在脑海徘徊。

  你是谁?为何别人总说我没有爸爸,

  妈妈总说你在很远的地方,

  可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旁。

  你可知道?妈妈总在忙,家长会总是外公,昨天我被同学嘲笑!

  我要爸爸,我和妈妈都再等你。

  妈妈说:等到奖状贴满了墙,

  等到我能摸到篮框。

  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。

  视频这边,他挺直腰杆,说:爸爸会努力,你也要加油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姐:两张笑脸,

  嘘寒问暖。

  她说你胖了,

  他说你白了。

  问改造劳动,

  谈过往将来。

  姐说你好我就好,

  弟道你好我才好。